“毒保姆”是行业潜规则?连杀10个老人赚快钱!

 行业动态     |      2021-02-28 20:17

江苏溧阳市民张阿留,其83岁的妈妈患有糖尿病,最近病情有点严重,于是就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这个保姆来了才8天,他妈妈就去世了。妈妈去世后,张阿留一时手足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后事,保姆镇定地对张阿留说: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处理后事我比较懂。你把寿衣拿出来,我先给你妈妈擦身子,然后换衣服。可后来张阿留的妹夫,在观察家中监控时才发现,妈妈就是被这个保姆害死了。

在监控中,保姆等到老人儿子走掉之后,开始接近老人,手里拿着毛巾和衣服捂住老人的口鼻。一边警惕的往门这里张望。

感觉两只手捂的力度还是不够,于是她翻身坐在老人的胸口,用体重把老人压得呼吸不过来。

这里有个细节真的及其残忍:在她坐在老人胸口上之后,甚至拿起蒲扇慢慢地给自己扇风!确定老人断气后,她不慌不忙的打电话通知老人家人。

老人的儿子22点左右离开的,保姆先用毛巾捂了一会,没有直接把老人弄死。到了22:30,先故意把老人儿子叫来,说老人呼吸比较沉重(其实是她用毛巾捂出来的。)

等到儿子走后,她接下来就是直接坐在老人身上把老人彻底闷死,然后反复确认多次后,23点才打电话。整个过程可谓是滴水不漏,不仅让人很难起怀疑,甚至还会觉得这个保姆非常的认真负责,连续叫了家人2次,谁能想到正是她下的毒手?目前这个保姆已经被刑拘:

看保姆杀人的手段,就知道是个老手了。不得不说,保姆杀老人都快成行业潜规则。甚至还有个称呼“执死鸡”,干几天就神不知鬼不觉弄死老人,然后领一个月的工资走人。

这件恶性事件,再次点燃了人们长久以来因为负面新闻而对照顾老人的保姆产生的不信任。

深究这次悲剧发生后的“集体恐慌”就会发现,一个让人无奈却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明知道养老保姆行业有着太多不可控的漏洞与风险,许多人却还是无法轻易摆脱对这个职业的需求和依赖。

从2019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来看,2019年年末,中国65岁以上的老人人数超过1.7亿,比重比2018年上升了0.6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却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89万。

越来越重的养老负担是全社会都面对的问题,落到每个家庭头上,则是一座考验着财力、人力与道德的大山。

更何况负担着养老责任的中年人,可能还有婚姻、子女教育甚至自身的健康状况等诸多问题杂糅在一起亟待解决。如果家里突然多了一个需要精心照顾的老人,压力可想而知。

在老龄化先一步到来的欧美国家,应对这种问题的初期解决办法,通常是安排老人入住养老机构。

但2018年发布的有关中国养老院的分析报告显示,中国老人愿意入住养老机构的比例大概在10%左右,远低于欧美国家35%以上的比例。

截至2018年9月,全国养老服务机构的床位数量是732.6万个。按照全国老人10%的入住意愿来算,2018年的养老服务机构床位缺口超过900万个。

尽管如今我国社会对于“养老保姆”的需求越来越大,但这并不意味着想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保姆越来越容易。

一种比较普遍的情况是,很多需要人照顾的老人,通常是独身的那种,脾气可能会比小孩子还糟糕。

还有一些是生活上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除了日常的洗衣做饭之外,保姆可能还需要为他们擦身,翻身,喂药,按摩等。

在2019年应届毕业生平均薪资过万的比例仅5%的情况下,月嫂行业月薪过万的新闻却并不少见。

大多数人当然希望雇到一位能呆得长久的保姆,毕竟中途频繁换人无论是对子女们的精力还是老人的情感适应都是一种考验。

归根到底,对于还处在老龄化初级阶段的中国社会来说,在养老方面还有太多的问题亟待解决。

在找保姆、留住保姆、辞退保姆和换保姆的过程中,似乎每一步都需要人们冒着不确定的风险。

而在这个过程中,最让人不安和忧虑的,或许不是能不能在以后为自己的父母,祖父母创造一个安逸的晚年。

而是在这个人人都会老去的社会,经济能力也不见得能买到安全感的时候,如何才能让已经老去的人生活得更容易一点?

同时,养育老人的义务,也不该完全落在子女的肩上。国家也出台了部分政策,支持子女回家看望老人,并给出看望老人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