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之法律是非

 行业动态     |      2020-11-15 13:55

坏人需要惩治,不仅罪有应得,还在于要平息民愤。“从重从快”、“严打”、“公审游街”,这些特色话语,大抵反映了人们的朴素观念。杭州保姆纵火案,毁掉了林先生妻儿四条生命。保姆的残忍令人发指,所有的人在期待正义的降临。孰料案发半年后庭审,辩护律师竟然以法庭违法为由退庭抗议,迫使庭审延期。社会舆论一片哗然。检方与法院恼火不已,广东司法厅及律协则迅速跟进,对所辖律师进行立案调查。但人们也注意到,对律师的退庭行为及案件本身,社会各界包括律师同行看法关注不一,舆论出现分化现象。

1、案情回顾——农夫与蛇的故事引众怒。若不出事,已经出家的林先生无疑是令人羡慕的。他有可观的收入,住的千万元级的豪宅,生养了三个可爱的孩子,雇的专职保姆,连保姆买菜开的都是主人80万元的豪车。未曾想到腹黑的保姆嗜赌成性,不仅偷窃主人财物,还靠撒谎先后向主人借钱十几万元。据供述,放火起因竟是想以灭火邀功再次借钱。2017年6月22日凌晨,保姆点燃一本书,引燃窗帘,火势失控后仓惶逃离。雇主善良却换来悲剧收场,天下人皆不能平。

2、放火罪还是故意杀人罪?检方指控的罪名之一是放火罪。按刑法典,放火罪归于危害公共安全一章第115条,故意杀人罪则归于侵犯公民人身权利一章第232条。很显然,保姆的行为符合两罪的犯罪构成。该定何罪?传统观点认为是法条竞合,一行为触犯多个法条,只适用一个,定放火罪。但问题来了,假设未造成严重后果,按罪刑法定原则,定放火罪在3年以上10年以下量刑;定故意杀人罪未遂,则在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间量刑,差别明显。有的认同想象竞合说,择一重罪处理,这样可以做到罪刑相适应。但想象竞合适用的基础是两罪内容上不能有重合,遗憾的是放火罪包含故意杀人和致人死亡的结果。这就又产生新的难题。好在本案后果严重,定哪个罪都是重罪,最高都可判死刑,检方以放火罪指控并无大碍。

3、管辖权异议能否成立?律师退庭的理由之一是,该案是全省乃至全国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应排除杭州市中院的管辖,由省高院或最高院管辖,或指定其他法院管辖,被当庭驳回。坦率说,我们实难苛责法院违法。因为对管辖权异议问题,刑事诉讼的规定限于法院之间争议的处理,对当事人的管辖权异议的处理没有规定。所以,辩护人请求法院中止审理并无明确法律依据。但从实体上看,一场大火,四条人命,举国关注,还不算全省重大案件吗?有人说,此案虽亡人众多,但保姆并无杀人故意,算不上恶性,只是普通案件。此言差矣!按刑法理论,成立故意,只要求行为人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死亡就可以了。从事后看,保姆没有采取任何报警、呼救等有利于死者的行动,至少构成间接故意。当然保姆有无杀人意图可以是律师辩护的一个方面。

4、律师退庭是无奈之举。刑诉法没有规定如何处理当事人的管辖权异议,不得不说是一种立法缺憾。但管辖权异议是当事人诉权的重要内容,是程序正义的重要体现,在制衡公权、克服地方保护主义、保障公平公正、让当事人息诉服判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个人认为,对辩护律师的管辖权异议,法院应当给一个权利救济的机会,而不是简单驳回。当然,有人可以说,律师应当遵守法庭指挥,后面还有救济的机会。但你懂得,就公检法制衡不足、配合有余的当前现状而言,一旦庭审完毕判决出来,再想纠正难度可想而知,所以律师以退庭阻止开庭也是无奈之举吧。民事争议讲究意思自治,刑事争议讲究控辩对抗。律师职业具有与公权力天然对抗性的特点,这种诉讼结构的设置,就在于要查明真相,尽可能防止冤假错案。

5、审判中心主义如何体现? 律师退庭的另一个理由是,侦查机关没有全面收集证据,检察机关无视律师意见,仓促提起公诉,法院也同意审理,公检法一家流水作业,违背了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的改革要求。辩护人似乎想以多因一果来减轻保姆罪责,即引起死亡的原因,不能排除消防、物业的责任。我们不得不说,为那个千夫所指的保姆辩护,是有道德风险的。但这里还是建议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协,不妨在保障律师权利的时候跑快一些,而不是在惩治律师的时候雷厉风行。辩护人认为应将起火、报警、灭火的经过调查清楚,不无道理。因为庭审是最后一道防线,生杀予夺,关系重大,应慎之又慎,一切证据、言词都应在法庭上呈现。另外,根据刑诉法的规定,辩护人的责任就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所以律师的抗议无可厚非。

6、中产的焦虑。据媒体,林先生庭后对律师退庭表示了谴责,但接下来,他也递交了消防信息公开的申请,还要成立公益基金会,致力于提升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倡导房产开发商、物业服务企业和社会各界充分重视消防安全,促进家政服务业完善保姆的甄选管理机制。林先生的举动,也许反映了整个阶层的焦虑与不安。幸福是需要配套的,没有整个社会的完善治理,所拥所有可能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假设,家政服务业保姆甄别机制完善,当时小区物业消防栓水压正常,也许这起悲剧可以避免。在杭州,绿城物业的品质是闻名的,物业费也是可以啊。但一场大火,将中产的优越感化为乌有。时至今日,尚未听说林先生对物业、家政的相关索赔,也许这一切对林先生都不重要了。但愿惨案带给人们沉思,司法者能以精细化的解释适用展现法律的严谨与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