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佬、月嫂、四司六局”,在宋朝如何足不出户享受家政服务?

 行业动态     |      2020-06-24 04:19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是南宋女词人李清照写的一首《如梦令》。如果你是李清照,遇到雨疏风骤的天气,你要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当然是赶紧去请一个园丁来整修花园啦。因为昨夜的风雨,将花园里的花都打落了,一地狼籍,需要园丁打扫落花,修剪花木。

在宋朝,请园丁等家政服务人员,并不是难事,每天早晨,大城市的桥市、街巷口都会聚集一群“修整屋宇、泥补墙壁”的木竹匠人,供有需要的市民叫唤、雇佣。

如果你对这些打零工的木竹匠人不大放心,你也可以请“行老”介绍一名可靠的园丁。“行老”就是宋朝的家政服务中介,宋朝城市中有一类茶坊,是“行老”会聚的场所。你一踏入茶坊,“行老”就会迎上来,向你问候。

行老:“这位娘子,是否要请女使、人力?”所谓“女使”,是宋人对女性佣人的称呼;“人力”,则是宋人对男性佣人的称呼。客人:“昨夜那风雨大的哟,园子乱了,想请一名园丁帮忙休整起来。”行老:“这个容易。今日正好有一位从皇家玉津园出来的,手艺很不错,我让他到您府上。”客人:“那就拜托刘行老了。”请了园丁,整修花园的事就解决了。

再假设你是宋朝人,家中有一位娘子刚好生了小孩,却奶水不足,如何是好?要知道,宋朝时又没有奶粉。别担心,你可以找“牙嫂”,请她们介绍一位正处于哺乳期的奶妈。“牙嫂”,跟“行老”一样,也是宋朝的家政服务中介,只不过“行老”是男性中介,“牙嫂”是女性中介。一般来说,你请女佣,可找“牙嫂”;请男佣,可找“行老”。

不但请奶妈、请园丁可以找家政服务中介介绍,你要雇请郎中、脚夫、杂役、厨子、厨娘、裁缝、婢女、歌伎,都可以找“行老”或者“牙嫂”,就如我们今天到家政服务中心物色保姆。“行老”、“牙嫂”手上有大量的人力资源,一找准有,而且快。更重要的是,这些“行老”、“官私牙嫂”还结成一个担保网络,倘若你雇请的佣人偷了东西,逃跑了,与你签约的家政服务中介要负责给你寻回来。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感慨一句:宋代城市的家政服务业真是发达啊!就算是我们现在的人,不管是找住家阿姨还是保姆,也没有宋朝这么健全的担保网络。

但更值得惊叹还在后头。对于生活在城市的宋朝人家来说,不仅雇请家政人员十分方便,而且,租赁家庭用品也很便利,比如你家娘子生了孩子,亲戚朋友来送月子,你要请他们在家吃顿饭,想用名贵的餐具招待,但家中没有这样的餐具。怎么办?可以租呀。

在宋朝,很多不常用、但偶尔又必须用的用品,都可以租,比如新娘子出嫁坐的花轿、结婚礼服、接待贵宾的金银酒器、排办宴席的椅桌陈设、出席隆重交际场合的贵重首饰,等等,都可以租赁,不用买,不用借。用宋朝人的话来说:“凡合用之物,一切赁至,不劳余力。”今天,女孩子结婚穿的婚纱礼服,不也是租的吗?女明星有时候走红毯、拍戏,用到的礼服、戏服,也常常是租的呀。

《南宋都城纪胜·四司六局》有记载:官府贵家置四司六局,各有所掌,故筵席排当,凡事整齐,都下街市亦有之。常时人户,每遇礼席,以钱倩之,皆可办也。

再假如你家娘子生的孩子满月了,你想摆满月酒,大宴宾客,你可以怎么安排这场宴会呢?请客人上酒楼?宋朝不流行这个。在家设宴?会不会太过操劳?不会,因为你可以将操办家宴的大小事务,交给专业的“家宴服务公司”。你交钱就行,不用自己劳心劳力。

宋朝有“家宴服务公司”吗?有,名字叫做“四司六局”。大家听这个名称,不要以为是什么衙门机关,其实它是一套专门为顾客操办宴会的人马。

“四司六局”是哪四司:“帐设司、厨司、茶酒司、台盘司”。哪六局?:“果子局、蜜煎局、菜蔬局、油烛局、香药局、排办局。”

帐设司,主要负责宴会场所的整体布置,根据宴席的性质、设宴的场地、赴宴的人数,席桌要怎么放,屏风要怎么摆,帘幕要怎么挂,又应该挂什么书画、绣额,都有讲究。厨司,就负责做菜。茶酒司,负责备茶备酒,以及书写请帖、招呼宾客、迎来送往。

如果你家办的是婚宴,茶酒司还要帮你送聘礼盒,主持成亲礼仪,迎送姻亲。现在的婚庆服务公司与之相比,恐怕也要自叹不如吧?台盘司,负责准备宴席使用的一切盘碗器皿,以及端菜、劝酒,因故未能赴宴的亲友,也由台盘司送去酒菜。

果子局,专掌宴席的水果。蜜煎局,专掌宴席的蜜饯、点心、咸酸劝酒之食。菜蔬局,专掌宴席的蔬菜。油烛局,专掌灯火照耀、炭火供暖,宴会所用的灯油、灯台、蜡烛、烛台、灯笼、木炭等,也由油烛局提供。

香药局,专掌宴席上的焚香、醒酒汤药之类,听候叫唤,所用香料、火箱、香炉等用品,也香药局提供。排办局,专掌扫洒、拭抹、插花等清洁、卫生方面的事务,并提供宴席用的桌子、椅子、凳子。

你看,“四司六局”提供的服务多么体贴、周到!一场宴会办下来,有礼有节,有条有理,气派大方,厅馆整肃,宾至如归,而主人家不费半点力气,只需掏一点钱。如果你是宋朝人,要给孩子办满月酒,怎么可以不请“四司六局”?你去找“四司六局”,“四司六局”的人会热情接待你。

“四司六局”的人:“您家计划摆多少席酒?”客人:“大约……二十席吧,人来的多一个少一个的,有多少人,我也不托底。”“四司六局”的人:“这个好说,我在厨房里给您多备一桌的菜,送您的,不收钱。”客人:“这样好!不过,我的宴席可是要气派!城里的达官贵人都要来的。”“四司六局”的人:“这个容易。待会,我们让帐设司过去看看场地,商量一下怎么布置最气派。厨司也会给您列一份食谱,请您过目。”客人:“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四司六局”的人:“不用,宴席的一切用品,桌椅、金银器具、灯烛、木炭、屏风、名人书画,我们都会送过去。”客人:“怎么收费啊?”“四司六局”的人:“您放心,我们四司六局秉着公道做生意,不会多收您一文钱。”

他没有诓你,因为宋人笔记有记载:四司六局“承揽排备,自有则例,亦不敢过越取钱”。意思是说,排办宴席的服务业已经形成了行规,四司六局可不敢乱收费。因此,掏得起价钱的宋朝人家,家里若是要办宴席,都很乐意请“四司六局”承办。

南宋之后,“四司六局”的服务机构便没落了,到明朝时,人们只听说昔日有“四司六局”,却说不清楚“四司”是哪四司,“六局”又是哪六局。不过在杭州人的日常用语中,还保留着“四司六局”的说法,意思是“图个方便”。也对,“四司六局”的服务宗旨,不就是让你图个方便么?

宋朝发达的家政服务业,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得以通过提供家政服务来获得温饱,同时,又让请得起家政服务的大户人家过得舒适、休闲。如果你生活在宋朝,不知道你会出生在请家政服务来家里收拾打扫的人家,还是提供家政服务的人家呢?我想,生活在那样的时代,无论在哪个人家,心中都会有一份惬意和知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