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多措并举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

 行业动态     |      2020-06-11 18:23

多措并举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浙江省政协举行民生协商论坛探索家政服务业出路

近年来,保姆给孩子喂安眠药、虐待老人、下毒、纵火等事件频出,引发社会新一轮的焦虑和发问:难道找保姆只能凭运气?靠谱保姆何处寻?如何规范家政服务行业?

近日,浙江省政协举行的第十七次民生协商论坛就以“促进家政服务业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协商议政,探讨家政服务行业出路何在。

论坛上,浙江省政协主席葛慧君说:“家政服务涉及千家万户,事关基本民生,对保就业、促消费、扩内需、增进民生福祉,都具有重要意义。浙江省高度重视家政服务业发展,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惠企、助企、活企政策,并把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列入浙江省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补短板工作清单。浙江省各级政协组织和广大政协委员要持续关注、积极建言资政、广泛凝聚共识,努力服务助推家政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在深圳市工作的李女士结束了一天工作回到家,本想与7个月大的女儿亲热玩耍一番,却发现女儿的左脸明显红肿。李女士调取家中的监控发现,保姆在照看孩子时疑似存在扇耳光、捂口鼻等虐待行为。

《法制日报》记者在一些招聘网站上搜索养老护工时发现,网站会优先推荐招聘育儿嫂的信息。相比之下,育儿嫂普遍工资都在每天300元以上,月均8000元至10000元,而养老护工的工资大多在每天200元左右,鲜少超过250元,月均4000元至6000元。

显而易见的是,育儿嫂的工作更干净整洁,好打理,地位更高,家属更重视,工资待遇也更好。而不少养老保姆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擦洗照料非常繁琐,又要做家务,很多保姆感到力不从心,工资又低还可能挨骂,心有怨言。

据浙江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主任刘树枝介绍,从浙江省的情况来看,家政服务业总体水平处于全国前列,但与群众的期待尚有不少差距,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可以总结为“五个不”,即“不够清”“不够足”“不够高”“不够强”“不够全”。

比如,社会上对家政服务业的概念含糊不清,许多人简单以为家政服务就是保姆、保洁,对家政服务业的地位和作用认识不到位。此外,由于政府和行业缺乏专门的、权威的统计调查数据,浙江省家政服务企业有多少家、从业人员有多少、市场缺口有多大,行业发展底数不清。

尽管如此,家政服务总体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况。因为家政服务人员整体地位不高、收入待遇不高、缺乏职业发展空间,导致队伍流动性大、稳定性差,尤其是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导致家政服务人员总体素质不高,在市场上找到让人放心满意的家政服务人员比较难。

从家政服务企业来看,以“低小散弱”为主,这些企业总体实力不强,员工制发展艰难和滞后。政府服务管理也存在行业监管和服务机制不全问题,信用评价体系不完善,维权机制不健全,法制保障水平有待提高。

5月14日下午,衢州市常山县政府会议楼的大会议室,本次民生协商论坛的一个分会场。

一位身着白衬衫的男子快步走入会场,他是时任中共常山县委书记叶美峰,第一次参加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也是第一位参加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的县委书记。

会前,了解到此次民生协商论坛的主题是促进家政服务业高质量发展时,叶美峰欣然决定参加。作为浙江省家政服务业的金字招牌——“常山阿姨”的主要培育者,他确实有话想说、有言可建。

为什么大家都选择“常山阿姨”?叶美峰归纳为组织化程度高,即有档案、有培训、实行技能鉴定、实行AB岗机制和有品牌。目前,“常山阿姨”品牌已经探索出一整套成熟、规范、可复制的标准体系,常山也成为全国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领跑者”行动试点县。

针对家政从业人员整体素质不高、服务水平不强,难以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家政多元化、个性化需求的状况,近年来,浙江省各地人力社保部门多措并举推动家政服务职业技能培训,促进家政服务业规范化、职业化发展。

据浙江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以来,为进一步规范行业秩序,提高行业从业人员的素质,各级政府部门开展了一系列以信用为核心的行业治理举措,今年浙江省将建成家政服务公共信用服务平台。

与此同时,借鉴疫情防控期间的“健康码”做法,浙江省商务厅也将借助目前汇总的10多万个家政服务员信用大数据,生成家政服务员“安心码”,实行“亮码服务”“放心服务”,目前已在金华等地试点。

民生协商论坛上,浙江省政协委员、智库专家等踊跃建言,立足自身工作实践积极发声。

浙江省政协委员胡柯说:“建议加快制定家政行业标准规范,开展家政服务标准化试点专项行动;建立健全家政服务行业准入和退出机制;加快建立家政服务业统计调查制度,充分发挥信息平台和大数据的作用,为政府决策和行业发展提供更加及时、精准的数据支撑和信息参考。”

“加强家政服务行业立法,明确企业、员工、雇主的法律权利和义务,确保企业、员工、雇主有法可依、依法维权。”浙江省政协委员吴仁财提出,完善家政服务企业和从业人员诚信准入机制,加大对违法经营企业和个人的惩戒力度,指导督促家政企业建立健全企业内部管理、考核、从业人员体检等制度。同时,充分运用区块链技术、大数据协同管理,对家政服务企业、从业人员在身份验证、健康体检、失信行为等方面实行规范化管理。

浙江省政协委员陈三联则建议,提高家政行业协会的权威性凝聚力,成立浙江省家政服务业联合会是关键。行业协会要建章立制规范运作,制定行业发展规划、章程、服务指引和操作规范。

在温州市鹿城区分会场,温州家庭服务市场管理办公室陈一平在线发言时建议,针对家政服务机构“员工制”试点出台突破性的社保费补贴政策,进一步提高社保费,包括养老、工伤、失业、医疗等费用的补助比例,补贴对象涵盖员工制家政机构所有从业人员,补贴时间延长到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