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毛遂自荐当上9旬老人的保姆,患有妄想症怀疑雇主不肯发工资将其

 行业动态     |      2020-04-20 09:05

毛遂自荐的胥某到亲戚家当保姆不到一个月,就想辞职。因对工资产生误会,将雇主杀害。

凶手正是此前自荐当保姆的亲戚胥某,胥某因妄想症怀疑李某不肯发工资,在持刀杀人后,胥某换上了干净的红色衣服,想乘火车去看看西安、北京和上海。

2018 年中秋节前,胥某从外地打工回到岳阳市岳阳县家中,在与自己的大姑妈聊天过程中得知亲戚李某与保姆相处得不好,胥某主动提出到李某家中当保姆。

胥某的自荐很快得到了李某一家的同意。经与李某家人商定,以每月工资 2000 元聘请胥某为保姆,负责照顾李某。2018 年 10 月 4 日起,胥某就住到了李某家中。

然而,在照顾李某的期间,胥某听到李某与家人、邻居谈论保姆工资的问题,一个误会埋在了胥某心里,她怀疑李某会拖欠工资。

尽管才当了十几天保姆,胥某与李某的关系也并不融洽。胥某对李某的生活起居、生活习惯不适应,又对李某埋怨自己买菜贵等感到反感,产生了离开的想法。

2018 年 10 月 18 日,这是胥某做保姆的第 15 天,她感觉自己做不下去了,晚饭后,她向李某提出辞职,要求将这段时间的工资了结,但李某没有理会。

胥某一气之下将李某的手机藏好,准备在她卧室的衣柜抽屉中拿出 4200 元离开。胥某的行为遭到了李某的阻拦,胥某将李某推进卧室并将其推倒在床上,不顾李某的反抗,用被子捂住李某的脸直至双唇乌紫,用充电线绑住李某的双腿,随后用事先放在卧室桌子上的水果刀对李某捅去。

我想既然已经捅了就干脆将李某捅死,又跑到厨房灶台拿了一把菜刀。 胥某连砍数刀后将被子盖在李某的身上,将现场的血迹清理干净,给自己换了身干净的红色衣服,打算前往岳阳火车站,乘坐火车逃跑。

李某的死亡被发现是在两天后。2018 年 10 月 20 日上午 10 时许,李某的女儿回家时,发现母亲被人杀害,遂报警。

公安机关调查认为死者的保姆胥某有重大作案嫌疑。2018 年 10 月 20 日,胥某在 G169 次列车上被徐州公安处抓获归案。

此时,胥某已经辗转了许多地方。 正好有一辆凌晨 2 点多钟去西安的火车,我就买了。在洛阳下了车后,想到自己还没有去过北京,就买了一张去北京西站的火车票。 胥某称,她到北京之后,虽然有接到过李某另一个女儿的电话,但她没有接,直接用手机短信交流。在短信中,胥某坦白了自己对李某的不满和杀人的事情。随后,胥某乘坐去上海的高铁,经过徐州站时,被警察抓住了。

受岳阳市公安局岳阳楼分局委托,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人胥某进行了精神病鉴定,鉴定意见为: 被鉴定人胥某实施危害行为及目前诊断为持久妄想性障碍 。在本案中法院审理认为,胥某因妄想性障碍而对被害人李某产生不满情绪,进而对其实施捂压捆绑行为,因被害人反抗而产生杀人动机,先后持不同刀具对被害人多次实施砍刺,致被害人当场死亡。胥某作案手段残忍,性质恶劣,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鉴于胥某经鉴定为持久妄想性障碍,在本案中实施危害行为时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可从轻处罚,以胥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胥某限制减刑。

精神病人类别分为,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完全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

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完全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间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具有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力,因此,应当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

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尚未完全丧失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刑法第五十条规定: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

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需要注意的是,限制减刑并不是不能减刑,要在减刑的起始时间、间隔时间和减刑幅度上从严掌握。

根据《刑法修正案 ( 八 ) 》对被限制减刑的死缓犯罪分子实际执行的刑期的规定:最低服刑时间,如缓期执行期满后被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的,将不能少于二十五年;如缓期执行期满后被依法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将不能少于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