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元、7万元,月子里的母亲将双胞胎男婴卖掉!月嫂成破案关键

 行业动态     |      2020-04-18 11:09

日前,乐亭县公安局破获一起拐卖儿童案件。一对顺产的双胞胎男婴,在襁褓中就分别以2万、7万元的价格,被月子里的年轻母亲出售。乐亭县公安局汤家河派出所重拳出击,迅速揭开了谎言掩盖下的交易黑幕,将犯罪嫌疑人悉数收入法网。

艳阳高照,春光明媚。3月23日上午刚上班,乐亭县汤家河派出所匆匆来了一位神秘的来访者。来访者叫赵兰(化名),33岁,离异,无业。赵兰神色慌张地说,前不久她生下第三胎,是个男婴,前两胎为一双儿女,离异时领养了女儿,今年3月又生下一名男婴。

赵兰还述说,月嫂刘玲(化名)是从网上以每天200元雇的。我孤儿寡母,又生下了三胎,没有抚养能力。刘玲看透我的心思,经其介绍送人抱养,对方是农民叫陈秋菊(化名),抱走男婴时留给我2万元作为补贴和营养费。如今后悔不已,想把孩子找回来自己抚养。

已过不惑之年的汤家河派出所所长郑建军,在从警路上已经走过了23个春秋的风雨历程。他当过刑警、经警,办过许多大案要案,经验和警察职业的敏感,使他对赵兰的述说感到蹊跷,下意识地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且赵兰有盗窃前科,对所问月嫂、抱养人等有关情况支支吾吾,很不靠谱儿。初步判断,这有可能隐藏着一场买卖婴儿的黑色交易,报案人也许就是作案人。因为钱要少了找上门来说事、让民警帮她一把。于是决定组织民警对此展开调查。

办案民警走访了县城几家医院和多处月嫂中介所,他们在对调取的材料仔细梳理中,发现了一个始料不及的情况。3月6日,赵兰在县城某医院住院,生下的是双胞胎男婴,次日出院入住在县城某普通旅馆。另据目击者介绍,赵兰不像阔绰人家的少妇,花钱不大手大脚,不过产后的半个月里竟几易月嫂。

办案民警以此为突破口,寻找到最早雇来的月嫂刘玲。刘玲年龄50出头,是来自农村的妇女。她没有拐弯抹角,对所询问情况和盘托出。刘玲说有个外甥女叫陈秋菊,今年已过而立之年,住在县城附近农村,靠养殖平菇日子过得很好,婚后一直没有生育,总想抱养个孩子,男女皆可。3月10日,我从中牵线搭桥,以2万元的价格说允,陈秋菊满心欢喜,挑选了其中的一名男婴抱回家中。

紧接着开始寻找另一个男婴。办案民警判断,应该是从月嫂那里走漏卖婴儿的风声。果不所料,调查结果证明,短短几天,来看婴儿的真是不少,无不与月嫂有关,大多看看、打听一下就走,最后来的一拨人是真正的买主。

3月21日下午,一名农村老年妇女李悦馨(化名)带了几个人兴致勃勃地找上门来。她是上午听一个月嫂的婆婆讲有卖婴儿的,并说要价7万元。李某喜出望外,因为她的女儿女婿都40岁了,在一个大城市上班,学历高、工作好,住房也宽敞,就是缺一个孩子。她为了给女儿圆有个孩子的梦,怀揣凑齐的7万元来到旅馆。但买卖进行的并不顺利。赵兰开口要10万元,少了不卖。李悦馨不认可,但又不愿放弃这个不多的机会。于是双方几经讨价还价,又有人从中说和,最后赵兰还是答应李悦馨出7万元将男婴抱走。

两个一样的双胞胎男婴,5万元的价格差距让赵兰心中不平,于是到派出所打探情况、寻求帮助。正应了郑建军所长接警时的猜想。

一对男婴啼哭着来到这个多彩的世界,摊开双手刚刚半个月,一纸“变更子女抚养协议书”,在双方签字的一刹那,该有的东西都没有了,其中包括失去了天下第一的母爱。无论买卖双方信誓旦旦做出任何承诺,都无疑这是一场人间悲剧、一种刑事犯罪。

有资料显示,近几年来,我国不孕不育发病率大概在7%至10%,并呈上升趋势。在社会现实生活中,尤其是在农村,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方式的多样、生活保障的多元,并没有完全改变一些人的传统观念,特别是“传递香火”的旧思想依旧根深蒂固。家中“后继无人”,总是觉得没有颜面,生活也好像少了一些应有的色彩。即使年轻人能够接受自己的现实,作为父母的心中也总有缺憾,时刻想着自己千方百计为儿女圆这个梦。但双方是否想到,当婴儿长大成人、走向社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问起当初的情况,她们该做怎样的回答?

没有收买,就没有拐卖。共享天伦的儿女梦催生了婴儿的买卖。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罪》和第二百四十一条《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买卖儿童不仅是违法行为,而且是犯罪行为。即便是婴儿的父母,自愿出卖自己所生的婴儿,依然构成拐卖儿童罪。购买方则构成收买被拐卖儿童罪。将自己亲生的婴儿送给他人抚养,并利用送养之机以营养费为由,向收养人收取钱财,构成拐卖儿童罪。而明知他人以出卖为目的,仍为其介绍买卖,构成拐卖儿童共同犯罪。

养育儿女、共享天伦是人之常情,应该严格执行《收养法》,切不可踏过道德的底线,逾越法律的围墙。

据了解,日前,两个男婴已回到亲生母亲赵兰身边,非法所获的9万元已悉数追回。派出所正协助赵兰为婴儿上户口,以确定合法身份。案件仍正在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