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妇被嫌弃,老公朋友问是保姆吗:不寄生懂成长的女人才可爱

 公司新闻     |      2020-06-19 00:12

已经晚上12点,王超把客人们送走后,醉醺醺的躺床上就睡着了,剩下李月独自面对一大堆狼藉的碗盘杯盏。

屋子里浓重的酒味和烟味,让她暴躁之后难过不已,只想把这堆碗盘都摔了去,她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虽然她在家里很闲没事做,可也不想被老公这样折腾,隔三差五就带客户朋友回家招待,美其名曰吃家常菜。

可一顿饭背后是自己辛苦忙碌,买洗做加事后收拾,五六个小时是常事,有时甚至能马不停蹄地忙10个小时。

自己忙的时候,王超从来不过来帮忙,送走客人喝得晕晕的他就去睡觉了,依旧是自己一个人收拾。

忙也就罢了,王超从来不会叫她一起来吃,她一盘一盘地上菜,他只顾和朋友们谈笑风生。

最过分的是,他的那些朋友和客户们似乎也不尊重自己,把她当成王超家的保姆,而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有一次,她在厨房里忙碌,王超的朋友跑过来问她:“你是保姆吗?”李月一愣,随即种种难言的感受涌上心头。

还有一次,王超叫一个年轻的女客户来家里吃饭,自己在厨房忙碌,他们在客厅聊天,只不过才等了20分钟,那个女人就冲进厨房不耐烦地叫她快一点。

她不高兴地说做好也需要时间,那个女人转身就跑过去跟王超说她甩脸子,王超过来没好气地把她说了一顿,这让李月的心凉到了底。

一次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不维护自己,却让她去减肥去健身,去学东西,去化妆拾掇自己,让她不要总是在家看泡沫剧吃外卖吃垃圾食品。

王超和李月结婚三年,李月刚刚怀孕一个多月,本来是大喜事,婚前感情很好的两人却都有了离婚的念头。因此,这个意外来的孩子让李月也纠结要不要。

原来,结婚以后,随着王超的生意越来越稳定,越做越大,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几乎凌晨之前没回过家,偶尔早回那么一两次,对李月也是不闻不问。

一开始她还安慰自己,老公是太累了,回来不想说话,但老公的态度渐渐还带了嫌弃的味道,李月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

想得多了,就忍不住要做些什么,不知不觉地,李月开始对老公夺命连环扣,消息十连炸。忙于应酬的王超自然无法忍受,两个人的争吵越来越多。

吵得多了影响感情,王超就让李月不要总闲在家里看泡沫剧,拾掇拾掇自己,去公园走走,或者找个雅致的地方看看书,再不然找个兴趣爱好玩玩也好。

“不要总是叫外卖吃垃圾食品,在家里煲煲汤做做菜,吃得健康还不发胖。自从结婚做了家庭主妇后,胖了得有20斤多吧?”

王超最后这句话尤其扎了李月的心,原来他是嫌弃自己胖了,嫌弃自己不学习不做饭,嫌弃她不拾掇了。

可家里不就是放松的地方吗,不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吗?当初不是他说已经能养家,让自己做家庭主妇的吗?李月委屈地想。

李月的胡乱猜疑和电话信息轰炸多了,吵得也就多了,王超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事,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想了又想,能让老婆放心,还能让老婆有事做,不如以后不在外面应酬,就把朋友和客户们带回家招待吧,现在很多人还是喜欢家常菜的。

繁重的做饭和收拾洗刷,李月已经是勉强接受,但让她越来越无法忍受的是,他和他的朋友客户都把自己当保姆一样使唤,毫无尊重可言;

而李月对待王超朋友和客户的态度让他觉得老婆没有礼貌,不欢迎也不尊重别人,让他有时候很尴尬;

老婆不打扮不学习不减肥,穿着真的像保姆,也被朋友们嘲笑过,他劝过李月并不是因为嫌弃她,而是希望她有更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不要做一个只会吃喝的寄生虫。

当初王超让她做家庭主妇是希望她不要那么辛苦,可没想到老婆真的完全放弃了自我,既不操持家里,也不愿意学习。

有时候他早起想有口热饭吃,醒来却发现老婆还在睡懒觉,对自己前一天的交代无动于衷;

他让她去锻炼身体,迎来的是猜疑和哭闹;他带朋友回来应酬,得到是难看的脸色和猜忌。

他记得当初自己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认识了李月,那时候她不嫌弃自己一无所有,也不嫌弃自己是个外地人,扛着父母的压力宁死都要和自己在一起。

那时候她温柔能干,工作做得很出色,但为了自己还是放弃了高薪工作来帮忙,没日没夜从不叫苦,也不会哭闹猜疑。

恋爱谈了两年多,她一直都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鼓励安慰自己,为自己的成功而开心,为自己的烦恼而忧愁。

他一直很感激李月陪着自己走过一无所有的艰苦岁月,所以条件好了后就把她庇护在羽翼之下,可生活却渐渐变了味儿。

作为家庭主妇的女人觉得老公不再尊重自己,方方面面都充满了嫌弃;作为养家的男人觉得老婆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可爱美丽又上进的人了。

他想为妻子遮挡风雨,但并不想让妻子成为一个寄生虫,他需要的是一个进能美丽善于操持家里的老婆,出也能够光鲜亮丽为自己争脸的另一半。

诚然,他在朋友和客户对待老婆的态度上的确缺少了尊重,如果他很看重李月,很尊重她,朋友和客户看在眼里,也不会一再这么对待她。

哪怕他在朋友和客户面前说过这是自己的老婆,他们也能嗅到王超厌烦和不重视她的味道,自然就少了几分尊重,多了几分轻视。

因为当她放弃了美好的自我时,当她不再注重自己的形象,不再提升自己的能力或者拓展眼界,不再经营自己、感情和家庭时,她变得不可爱了。

“家庭主妇可以做,但并不代表你可以脱离社会封闭自己,也不代表你可以不学习,整天坐享其成,不代表你可以每天蓬头垢面而不捯饬自己。说别人嫌弃自己胖,说别人不负责任,分明是你自己变得不可爱了。你拿什么要求别人来爱你?”

是的,不再做该做的事,当她的灵魂变得苍白干涸,当她变得不可爱了,如何要求别人来重视她来爱她?

自然,在老公鞭笞一般的叮嘱下,在老公朋友和客户轻视的眼光下,李月也渐渐变得自卑敏感,总是胡思乱想,猜疑老公是嫌弃自己,是不是有外心了。

而自卑敏感让李月的负面情绪更深,形成恶性循环,一边难过老公嫌弃自己,一边又无法鼓起勇气去改变目前的生活,所以她陷在这个怪圈里压抑难过。

只要她开始面对当下自己的状态和婚姻里出现的问题,为自己制定一系列改变计划,感情会很快得到修复。

走出去,学新知,做事情,与老公好好沟通,而不是总被负面情绪和想法淹没,不总是消极地理解对方的意思,变化随即可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