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月嫂年薪近20万元,高薪背后满是辛苦

 公司新闻     |      2020-05-19 08:47

如今,在临沂,要提前预约的月嫂市场,价格走高的月子中心……全面二孩时代,家中“二宝”的出生,大龄孕妈的增多,都在助推母婴市场的火爆,有的金牌月嫂年薪将近20万元。月嫂这一群体越来越受到关注,而高薪背后,却也充满了辛苦。

24小时待命,每接一单都需要适应新客户的生活习惯,因照顾婴儿导致睡眠少,长期辛苦导致的神经衰弱等职业病,与家人长期分离等问题带来的困扰,在照料新生儿和产妇的同时,她们也需要鼓励和理解。“拿健康来挣钱”似乎成为月嫂职业的共性。是继续从事热爱的行业,还是转型打造另一番天地,临沂的月嫂们讲述着她们的故事……

今年42岁的潘华琳,2000年毕业于山东财政大学财会专业。大学毕业后,从事市场督导工作7年,女儿降生后,她选择辞职。“家里做点小生意,也会帮帮忙。”潘华琳说,那时候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任何规划,也不知道除了做点小生意,自己还能干什么。

201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潘华琳联系上一位在北京工作定居的博士生大学同学。闲聊中,得知这位同学在北京一家月子中心坐月子,28天花费3万多元。“当时又吃惊又好奇,好想了解一下什么是月子中心。”也是在这次通话中,潘华琳的认知世界再次被打开,就如同学所描述的:自己作为一名博士生,感觉懂很多知识了,可是月嫂说的做的自己都很佩服。

“一名月嫂,都能让博士生说她不简单,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思考。”随后,潘华琳走访了临沂大大小小的家政服务公司,始终没有找到一家同学口中所说的月子中心,也没有遇到令人佩服的月嫂。

“确实有点心动了,就想去北京看看。”2013年,在思考了一年多以后,潘华琳决定去北京学习,得到了家人的一致同意。“就是觉得太亏欠女儿了,在她7岁时就和她分开。”现在想起来,也只有这件事让她不能释怀。

来到北京同学口中的月子中心,潘华琳先接受1个月的理论学习和1个月的产康学习。“学费6800元,管住不管吃,每天伙食费30元。”那两个月的学习,让潘华琳学习到了最前沿的母婴护理知识。学习结束后,潘华琳决定留在北京,当一名月嫂。

2014年,潘华琳的第一单拿到1.8万元,是一份外派工作,却让她第一次意识到,月嫂这份工作并不容易。“住在客户家里,首先要适应气味,还有就是作息时间和生活习惯。”潘华琳说,每到一个客户家中,前两天几乎都没睡着过,再加上宝宝晚上每两个小时喂一次母乳,频繁起床让她睡眠质量很差。

“一年做了11单,3单会所中心、8单外派工作,真的是拿健康来挣钱。”潘华琳认为,自己那时候也才30多岁,精力应该还不错,都没办法完全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更何况不少月嫂年龄都已四五十岁。

尤其是外派工作,和客户一家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28天,还要时时顺从客户的要求,潘华琳也受了不少委屈。

“躲在洗手间抹眼泪,哭完再笑脸相迎。”潘华琳说,每位客户的情况不同,家庭环境也不同,想要迅速磨合好是件挺难的事,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她也会跟客户提出,可以辞退自己,让会所中心再派其他月嫂。

想起刚决定做月嫂时,一起学习的学员还质疑她,都已经本科毕业了,为什么还要干月嫂?潘华琳却说,月嫂这份工作,让她找到了更好的自己。就算2017年底回到临沂,她也没有接管家里的生意,而是继续做一名月嫂。

由于一切从头开始,潘华琳经过中介机构的考核试验,第一单工资定价6800元。“第一单6800元,比起北京一单将近两万元,心里还是有点不平衡的。”潘华琳憋着劲沉下心,做完第一单,得到顾客极好的评价,领导也从这个单子认识到从北京回来的潘华琳真有两把刷子。得到了领导认可,潘华琳第二单“身价”就涨了2000元,再次获得极佳好评,第三单涨到9000元。到2018年年底,做完7单外派工作后,潘华琳已经成为一名“金牌月嫂”,一单拿到10000元。

从2019年开始,潘华琳一边接单一边从事月嫂培训工作。“我希望能培养更多的优秀护理师,通过掌握科学合理的育儿方式,逐步提高本行业的综合服务水平。”潘华琳说,她感觉到临沂母婴市场比起一线城市,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和潘华琳有着相同想法的,还有喜喜月子中心山东大区总经理秦娟。2020年创办临沂宏翔职业技术学校时,秦娟就邀请潘华琳来到学校任校长职务,以喜喜月子中心为依托,通过设置对口专业,确定精品课程,加强教育培训管理,提高教学质量与效益,开拓创新,稳步推进,确保持续健康发展。

“我们打算用5-10年的时间,打造出本行业的品牌培训学校之典范。”潘华琳说,民办职业学校的办学,从现实意义来看,不仅可以满足一些学员的求学愿望,也为解决农村劳动力、下岗失业人员、待业青年等提高技能、求职就业需求量大的实际问题拓宽了渠道。

老家在沂水县黄山镇的赵同华,今年52岁,来临沂务工已经20年了。“农闲时,就出来打工,销售、保洁都做过。”赵同华说,直到2014年,以前一起打工的朋友推荐她做月嫂,一个月能挣3000多元。

当年46岁的赵同华,凭借性格沉稳,学习能力强等优势,很快就从一名保姆成为一名月嫂。“干完第一单,工资就涨到了4000元。”赵同华告诉记者,那一年儿子在北京上大学,想着以后儿子得留在北京,结婚买房需要很多钱,她就希望能靠干月嫂这行,多挣点钱。等以后儿子成家有了孩子,也省去了请月嫂的费用,她就可以立马上手照顾。

一开始干月嫂,赵同华也有很多不适应。“一晚上能睡俩小时,就算不错了。”赵同华表示,由于自己每次睡眠得需要半小时,这边刚入睡,那边宝宝一哭闹,她就得马上起床喂奶。“晚上睡觉都不敢脱鞋。”赵同华说,每次到一个新客户家,都需要适应一个星期,不仅自己,连小宝宝也得适应有个陌生人的到来。

“有的宝宝就比较敏感,一晚上睡三四个小时,还需要一直抱着,都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精力。”回想起刚干月嫂的第一年,赵同华仍然无法忘记当时的疲累和无助感,长期处于凌晨三四点醒来无法入睡的状态。

干了不到两年,赵同华就意识到,月嫂这一行,并不仅仅是拿高薪的职业,有时候甚至需要牺牲健康。“拿健康来挣钱并不能常态化。”赵同华告诉记者,有时候听亲朋好友说,你们月嫂挣这么多钱,实在是太舒服了吧?她也只能笑着说,其实也挺累的。

“我也有朋友干到了金牌月嫂,月收入1万多元,我却一点也不羡慕。”从2017年起,赵同华就应聘到安媞儿国际月子中心,成为一名母婴护理师。“在中心接单的工资比外派工资少了,但我还是选择在这里干了3年。”赵同华说道。

虽然已经有多年的月嫂经验,但是来到安媞儿月子中心后,赵同华又参加了统一的培训,学了很多专业知识,比如说关于母乳喂养的,关于宝宝喂奶预防呛奶的,怎样预防和护理宝宝红屁屁的。

赵同华说,在月子中心工作,是由一个专业团队来照看产妇和宝宝,自己相对轻松很多,最主要的是避免了因为育儿方法、观念不同,可能导致的家庭矛盾和麻烦,省心舒心。

从一名外派月嫂到在月子中心当母婴护理师,赵同华告诉记者,月子中心的服务更加人性化,客户可以依自己的情况提个性化的要求,爸爸也能参与进来,有利于建立健康的亲子关系和家庭氛围,新手父母跟专业的母婴护理师也能学到很多育儿知识,为今后带孩子积累了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