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不戴口罩服务,咳嗽数日后雇主一家全确诊!雇主索赔反遭赖账

 公司新闻     |      2020-05-08 09:34

1月13日孩子出生,22号月嫂上门,没过几天,月嫂和雇主都确诊了新冠肺炎?据钱江晚报4月25日报道,4月24日,来自武汉的杨女士针对此事向当地的月嫂中心提出退费索赔的要求。

据杨女士表示,2019年9月25日,自己与月嫂公司签订了母婴护理服务的合同,2020年1月13日,第一位月嫂卫女士开始到医院照顾刚刚生产的杨女士。1月20日晚,卫女士突然出现喉咙疼痛、咳嗽的症状,但卫女士认为自己只是被空调吹到了,也就没有在意。次日,卫女士不适情况加重,提前收工回家。

合同的要求,但对方表示,合同是不能被终止的,如果杨女士执意要求,他们只能为其更换月嫂,但月嫂中心的顾问也提到,“可以保证她是健康的,但保证不了她没带病毒。”

1月22日晚21时,第二个月嫂李女士来到杨女士家,但据其回忆,自己在来的路上转了好几路公交,在进杨女士家门前也并没有戴口罩。在服务过程中,李女士有频繁咳嗽、吐痰的情况。1月28日晚,杨女士夫妇带着两人及月嫂的痰液到武汉病毒所进行化验,结果显示三人均为阳性,其中,李女士的病毒浓度几乎达到了杨女士夫妇的两到三倍多。随后,杨女士与月嫂中心达成协议终止了合同。

杨女士推测,月嫂病毒浓度高,一定是月嫂先感染之后才传染给家人,便向月嫂中心提出道歉、全额退款及赔偿的要求。

月嫂公司负责人表示,虽然月嫂病毒浓度高,那也不能认定就是月嫂传染给雇主夫妇的,如果给杨女士全额退款,那月嫂就相当于白干了半个月。出于对孩子的同情,月嫂公司向杨女士赔偿了6000元的奶粉费。

律师表示,月嫂中心在不能确定第二次指派月嫂是否未携带病毒的情况下,应同意杨女士解除合同的要求,根据合同约定或法律规定部分或全部免除杨女士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