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死刑也无法抵消受害者的痛苦

 公司新闻     |      2020-03-26 08:34

正如大家所预测的一样,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春节前宣判了。节假日前夕集中处理重大案件似乎已经成了惯例,而此案的结果也同样如大家所料,纵火的保姆莫焕晶被判了死刑,具体的关于此案的案情通报和判决认定结果,网上都有详细的报道,我在这里就不在赘述,我今天只想谈谈我对这个结果的感受。

今天当“杭州保姆纵火案”的消息刷便各大媒体头条的时候,可能很多人的关注点都在于了判决的详细论述及评判标准是否合理,以及除莫焕晶以外,绿城物业和消防的责任该如何认定上。但在众多消息中,最让我感到心碎的是关于庭审现场的一段描述。

我想谁都没有办法感同身受到林生斌所遭受的痛苦,毕竟我们很少有人经历过这种世界崩塌的绝望感,和生活被倾覆的无力感,其实活下来的那个人才最难过的。

所以对于保姆莫焕晶被判死刑这事,我一点都没有觉得大快人心,也没有觉得死者的家人会因此得到多少的慰藉,我甚至在想,或许死亡对于保姆莫焕晶来说,反而是上天赐予的解脱。

她从此不用再遭受良心上的谴责,也不用夜夜从布满大火和惨叫声的梦中惊醒,不用隐姓埋名带着罪恶感卑微的活着,不用再对谁感到愧疚,也不用再接受世人对她的唾弃。一声枪响过后,她就可以安安稳稳的长眠于地下,任受害者的家人如何痛苦,她都不用再过问。

前段时间看《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的最后一期,其中关于“天堂岛计划”背后的故事,让我不由得联想到了这次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其中由大张伟扮演的甄大的人设,就是一个因为小区保安纵火而失去了妻儿的可怜男人,他为了报仇,就设计了所谓的”天堂岛计划“,计划的核心是将杀害妻儿的保安的记忆清除,然后注入给保安自己妻儿被烧死的记忆,让纵火的保安在所谓的天堂岛上一遍又一遍的亲身体验甄大他所经受过的痛苦。

虽然这期节目的主题是要告诉我们甄大越过法律制裁个体,以暴制暴这个行为是错误的,毕竟当人们真正拥有权利去越过法律,去定义罪恶,去定义正义时,世界必将更加黑暗,这是我们都知晓的道理。但我却还是默默的觉得,甄大这种让犯罪者亲身去感受受害者所经历的痛苦,才是真正能惩罚罪犯者的。

我真的很希望黑镜S4E6《Black museum》里的黑科技可以成真,并能成为制裁罪犯的一种刑罚,将罪犯的意识保留,然后以最残酷最痛苦的方法去虐待她的意识,让其在痛苦中永生,每天体会受害者活在绝望中痛苦。

当然我也清楚的知道,目前我国最重的刑罚也就是死刑了,所以虽然还是会觉得悲愤,觉得保姆莫焕晶死有余辜,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是目前最好的结果。

有时候我们需要无奈,需要一种我恨不得弄死你但我不能的无奈。这些无奈组成了我们的道义,这些道义保护着你我。破坏这种无奈,获得了当下的痛快,但也推到了通向暴力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愿朱晓贞和孩子能够在天堂安息,愿林生斌此后能够一生安稳,也愿莫焕晶能够真正的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