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头!家政行业C位大佬打造“超级做饭家”

 公司新闻     |      2020-03-17 13:45

如果你在搜索栏里敲下「家政」「保姆」两个词,弹出来的搜索结果里,分别有「家政人员还需要读大学吗」「保姆手法不熟练」和「给中介缴费还是找不到好保姆」——显然,这些不是褒义词,尤其当它们和家政结合了起来。在刻板印象里,家政从业者已经被贴上许多负面的标签:没技术,没文化,没档次……

而如今的家政行业门槛不仅不低,还得经过重重关卡,才能进入雇主家中为其服务。最近,#国发《意见》鼓励高校开设家政专业#的话题被热议,网友纷纷惊呼:以后家政阿姨还能辅导孩子数学和英语了!又或是:家政阿姨见过的世面可能比我多。

此外,作为国内家政行业新的代表,“好慷在家”已连续八年举办“国际家政员工节”为家政人员发声。现场不仅有美丽的烟花盛宴,更是有众多明星和媒体的祝福。

可见,近年来家政从业者的受重视程度在持续上涨。那么,从鱼龙混杂的中介市场“抛”保姆形式,再到这些“大跌眼镜”的破冰事件背后,家政行业现状与发展方向究竟如何?

“我现在的厨艺啊,女儿都说巴不得天天回家吃呢”,办公室内家政员工正靠着好慷做饭家负责人的肩膀打趣说道,整间办公室传出阵阵爽朗的笑声。这是做饭家大家庭的日常,除工作外他们会相互话家常聊里短,做饭家团体也能从中去真正地了解员工在工作上、生活上的反馈和需求,从而做出调整。

做饭家——好慷在家推出的一项垂直类服务,专注于为有“在家吃饭难”困扰的家庭带去专业服务。据了解,做饭家服务因其“对胃口”的形式和专业的服务,一度成为大多城市家庭的家政新宠,目前已为上千家庭带去了便利与健康。

过去,国内家政行业深陷传统模式泥潭中,难以自省。市场上中介性质的家政公司还牢牢占据着主流地位,在那里,无论雇主们花了多少钱,得到的都仅仅是中介性质的介绍服务。快速匹配→快速面试→快速谈工资签合同→快速缴纳中介费……“快”成了整个行业的追求。

对比日本服务业以专业和细致著称,家政服务业也不例外。日本家政服务以钟点工为主,注重细节规范和对从业人员的职业培训,根据客户的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高质量服务。

“在当时,若有人试图放慢节奏,专注去做培训、做品质,那个人就会显得[不入流]。”好慷做饭家的负责人回忆道:“但我们(好慷在家)还是顶着环境压力,始终以追求品质服务为主,“根据不同清洁区域安排员工使用七色保洁布”、“为让客户更省心推出包年模式”以及“100%员工制”等等,一步步将家政服务往专业化、规范化和多样化靠近。”

就在2018年,我国家政服务业的经营规模达到5762亿元,同比增长27.9%,从业人员总量超过3000万人。

家政服务已成大多城市家庭刚需,家政从业者更是“供不应求”。在人员需求量增长的同时,人们对服务类型也提出了各式各样的需求,类型多而细。据做饭家团队称,去年之前,好慷在八年里一直专注于保洁的范畴,那时就不断有客户朋友提出希望好慷能够推出类似于做饭保姆的服务。

面对客户的需求和未曾涉水的做饭保姆服务,好慷做饭家团队常常披星戴月研究。如同平地而起的大楼,打好根基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做饭师们每天都在新东方接受专业地做饭培训和学习营养搭配的知识,为了不耽误时间,直接住校门口,便于白天上课,晚上练习。待技术过关后,做饭家团队开始邀约客户来做内测,那时第一批做饭师只有12人,应约的客户也不足20位。但就是这样略显单薄简单的开场,与现在对整个家政行业所造成的颠覆性影响,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而促成做饭家成立的最后一个契机,则是这个快速发展的大时代。双职工家庭与单身家庭占比不断提高,人们忙于事业,没时间在家安排好一顿饭。这是人口结构的变化,带来了“吃饭”需求的时代红利。“在家吃好一顿饭”慢慢成了现在年轻家庭的普遍需求。

此时的做饭家,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在传迅速增长的销售额背后,是做饭家严格培训出的优秀员工,与每一个受益于做饭家模式的好评用户共同努力。据统计,做饭家一年内累计服务16万单,其中平均每周服务3-4次的用户占比就超过了50%。

做饭家按次购买使用,按需服务的创新模式解决了用户个性化的服务需求,得益于此,用户们得到了相比以往更加灵活的服务,也因此省下不少时间和金钱。

但兴奋劲还没落,做饭家就接收到了来自客户与员工的检验。做饭家团队也表示,无论前期策划的有多完美,落地后总是会有各种问题接踵而来。

由于规划与执行的差异,就会带来数不胜数的问题与挑战,这是每一个创新型产品的必经之路,做饭家也没有例外。例如公司调度与用户需求的冲突,客户吃饭与保姆吃饭的冲突等等。做饭家团队当时就给我们分享了一些初期做饭家走过的弯路,分别是:吃饭、排期、薪资留人问题。

针对“吃饭”的问题。一开始为了加强“职业感”,好慷禁止员工在客户家吃饭。这一规定引来了些许反馈:有客户认为企业不人性;有做饭师觉得难保健康。为此,好慷便将用餐规则改为“允许在客户家吃饭”,同时为保障客户的基本舒适度,还列出了相关规则,如:不得同时同餐桌吃饭、珍贵食材不吃、讲究卖相的菜不夹第一下等等。

针对“排期”问题。在公司调度与用户需求的冲突上,做饭家团队坦言:“为了确保每位员工能够满单,不会因为拿不到足够的薪资而离职,我们经过多次测试和调整,并对每周只要服务三次的需求推出只可选择“一三五/二四六”的组合。”然而此举却造成了部分客户的流失。做饭家团队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对策来满足所有人,于是便采用了自愿协商的方式,以沟通的方式来让双方达成共识。

针对员工薪资、留住人问题。要想从根本上彻底杜绝薪资纠纷,就得做到满足做饭师的薪资需求和雇主的支付方式。所以他们采取O2O的服务形式,线上预付款线下上门服务(并且可以按次付费),系统接单后智能化推送,既满足了人员排期问题还提高了工作效率。除此之外,“换人找人难”的这个在行业内都是极为棘手的问题。就因为从前家政从业者大多分布零散,无归属感更别谈培训和提升。对此,好慷在家(做饭家)采取100%自有员工制,吸纳人员后公司内部还给予培训、服务、提升机会等。

对于员工:给家政从业者进行理论和实操上的培训平台;让从业者薪资得到保障并提供升职的空间;令从业者有归属感、职业感和认同感,最后还在“8小时/天,6天/周”的工作制下得以放松与陪伴家人的机会。

对于客户:好慷为其送出优质的家政服务人员,以及满足其需求的多种服务,让客户感到贴心、放心更省心。

这些问题都是过去家政行业所缺失的,好慷在家(做饭家)为他们赋予了。做饭家对于现代家庭来说,就是第一个站出来以专业化和服务标准化的态度来提供解决方案的先行者。

做饭家的服务模式新,用户粘性强,发展健康。同时,它也在寻求更好更稳的发展方式。这时候,找一位有影响力的代言人,就被做饭家团队提上了日程。

对于家政行业而言,想和明星谈合作远没那么容易。早些年很多明星一听说是“家政公司”,未等深入了解就一口回绝。

但这次做饭家与谢霆锋谈代言合作,他及他的团队把好慷的网站、APP、服务等都深入了解了一遍,这是很专业的一种态度。得益于相同的共识,做饭家顺利与谢霆锋签代言,并且促成了做饭家同锋味的合作。

“在我们看来他是一位做任何事业都很认真,甚至是很“较真”的人。谢霆锋(锋味)对美食的挑剔有助于我们不断提升做饭师的服务水准。我们选择与锋味合作是期望‘让做饭师超级会做饭’实现,这也是我们选择他的原因之一。”做饭家团队坚定又自豪地说道。

接下来,做饭家团队还希望得到一些锋味的授权,联合推出更高水准的服务,让用户能在家吃到更健康、营养,又“不家常”的特色菜肴。每解决好一个难题,就是在为做饭家的未来添砖加瓦。

现在的中国有一大批新生代中产阶级正在快速涌现,在未来的5-10年内,会有更多的70后、80后、90后在一二线大城市安家落户、生儿育女,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大量的做饭、做家务的服务需求。同时,也有很多来自四五线城市的务工人员,她们有就业的需求,并且希望拓宽自我专业技能,可以在大城市找到立足之地。

“做饭家的未来一定是围绕着好慷的愿景‘让服务者和被服务者都感到幸福’来展开的。”做饭家团队期望:做饭家在5年内为中国社会提供至少20万名超级会做饭的做饭师,给100万一二线城市的家庭提供家政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