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杀害老人引众怒,我们如何才能有尊严地养老?

 常见问题     |      2020-07-24 23:11

上一篇文章写到了关于老年人的基础保险配置,解决的是老年人日常生活中的风险规避。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养老问题——本质上是老年生活品质的问题。

一个照顾83岁老人的保姆工作仅八天后,给家属打电话说老人去世了,语气异常平静还安慰家属说自己送走了不少老人,知道后续操作流程……家属回看监控才得知真相,原来老人是被保姆活活闷死的!保姆和这家人平日并无恩怨,仅仅因为家政行业的一条规则——不到一个月也是按一个月的工资结算。联想到保姆说自己送走了不少老人,细思极恐……

我平时喜欢看悬疑推理剧,杀人的血腥场面也看过不少。但当我点开监控视频之后依然被吓得背后一凉,这个保姆的气定神闲和一切尽在掌控的娴熟感,比那些面目狰狞的凶手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千万别判死缓啊,应该凌迟以后请给保姆工资一天一结,这样就没有杀人动机了听说,有的老人心疼子女求保姆做,也有子女不孝偷偷让保姆做,保姆不该一人背锅……

请保姆实属无奈之举,自己要工作养家,辞职照顾老人的话,这个家就完了好的养老院住不起,差的又不忍心老人受委屈,况且老人也不愿意离家如果可以兼顾家庭和工作,谁不想自己照顾年迈的父母……

保姆杀害老人的新闻已出现不止一次,它反映了众多的社会问题。当然,家政规则要改,犯事保姆要正法,可是,然后呢?保姆还得继续请,年轻人还得继续上班,如此往复……与其期待整个家政行业的春天或是去试探人性的边缘,不如换个角度好好想想,我们,到底如何才能有尊严地养老?

养老一般围绕着以下几个问题:医疗、健康、赡养、精神生活、生活品质等。而这些问题终究还是钱的问题。所以,养老说简单点就是——年轻时多投点钱,老了多拿点钱。“投”要找对方向,才能在老年时有细水长流的现金可用。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健康意识以及医疗水平的提高,“越活越长”是必然趋势。有人会说,长寿怎么还变成风险了。长寿自然是好,但是活得越久,需要的钱也就越多。如果没有做好养老规划就会出现 “人活着,钱没了”的窘境。

按1956年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和1982年维也纳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确定的标准,中国在2000年就已经到达老龄社会。根据测算,中国老年人总数将在2025年超过3亿人,2033年将达到4亿人,老龄化程度比预想更为严重。

养老金有“三大支柱”——国家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我国目前主要依赖第一支柱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占比逾7成;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占比约3成;第三支柱个人商业养老金刚刚起步,占比微乎其微。

企业年金限制性较多且不具备普适性,我们不做讨论。我们讲讲大众最为熟知的社保养老,主要有两个问题:

先说第一个问题。自2012年以来,社保基金已经持续支出增长率高于收入增长率。怎么理解呢?我们把养老资金比作一个池子,年轻人缴纳的社保比作进水口,老年人领取的退休金比作出水口,目前进水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出水的速度,长此以往,养老资金池便会面临亏空的危险(于是才同时有了延迟退休和开放生育的政策)。随着老龄化加剧,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增多,未来养老金“收不抵支”问题将更加严峻。

再说第二个问题——低品质养老。2019年全社会公布的平均退休金大概是在2800元左右,如果在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大家可能觉得还不错。那是因为我们已经默认了“老年生活就是拮据且朴素的”这个前提。受传统思想和长辈习惯的影响,我们似乎已经认定老年人都是勤俭节约的,花不了多少钱这个设定,而且很多时候仅仅停留在“生活费”层面。但其实花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如果生病,即使有国家医保和商业医保的补充,有些花费也是覆盖不了的,比如康复器械、长期护工、院外购药(有些可覆盖)等。除了基本生活和医疗保障层面,老年人的精神生活也是一部分开销。虽说打麻将、钓鱼、广场舞这些兴趣爱好花不了多少钱,但万一就是有人喜欢攀岩骑马高尔夫呢?

年轻的时候已经习惯了衣服要名牌、出行要滴滴、手机一年一换、周末轰趴旅游……难道会因为迈入老年这个门槛就突然降低生活品质、改变生活习惯吗?来,打开你的花呗,答案想必自己也知道。我们这代人的消费观和老一辈天差地别,有好多年轻时的遗憾,我们还等着老了来撒欢儿呢。那些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未开始,那些诗和远方还未到达,那些列在清单上的小计划也还未实现……而这些,都有一种熟悉的味道,那就是人民币的味道。

养老金替代率的具体数值,通常是以“某年度新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除以“同一年度在职职工的平均工资收入”来获得。如:2019年某一城市新退休人员领取的平均养老金为1800元/月,而同年该城市在职职工的平均工资收入为3800元/月,则:2019年该市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替代率为(1800÷3800)×100% = 47.37% 。

养老金替代率是衡量晚年生活水平的重要依据,发达国家一般是70%-80%。世界银行组织建议,要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不下降,养老金替代率需不低于70%,国际劳工组织建议养老金替换率最低标准为55%。而我国近年来的养老金替代率已经低于“国际警戒线”。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教授郑伟表示养老金调整需考虑通货膨胀率和实际工资增长率。以缴费工资为基数对标,如果目前养老保险制度不做改革,本世纪末这个替代水平会降到35%左右,如果以社平工资为参照,不做改革,替代率会降到20%左右。

高净值家庭很多会选择养老社区,入住资格一般是两种途径获得,一是购买相应保险公司的产品达到约定保额,二是缴纳约定的押金。入住后月费在1万-2万左右,还不包含生活费、护理费等。不太适合普通家庭。

一般出现在较为偏僻的农村,父母没有社保,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仅有少量农产品收入,大部分依靠子女赡养。生活水平只能说维持在温饱线上下,谈不上生活品质。

这是最常见的情况。社保为主,子女赡养为辅。父母退休后开始领养老金,而此时子女也正处于家庭责任最重的阶段,所以能给父母的钱一般也不会太多。只要没有大的变故,这样的组合也可以维持一个基本生活水平。

这也是比较常见的情况,这里的收入一般是指:父母仍在工作或做点小生意、房租收入、其他投资收入等。这样的老年生活算是比较惬意的,钱基本都够用。

试想一下,退休之后,每个月领几千社保养老金、几千房租、几千商业养老金、子女偶尔给点过节费……这样的生活简直不要太美好。

子女:首先孝顺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其次就算子女有孝心,现代年轻人压力大,每月开销也大,能给的毕竟有限。甚至老人补贴子女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社保:第一部分已经说明,不可控因素太多。从正常收入到退休金大概率出现断崖式下跌,严重影响老年生活品质。

收入:首先劳动力是奢望,尤其在延迟退休之后。其次是大部分人喜欢的房租收入,如果我们为了收租而去投资一套房产,不敢保证几十年后一定会回本,毕竟经济变动太快。当然,如果是拆迁赔房较多的土豪请忽略。

商保:商业养老金,以年金险为主。缺点是灵活性不足、收益一般。优点是安全性高、直至终身的收益写进合同、现金流持续。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对如何更好地养老也有了自己的判断。养老,要以自己对未来的生活期许为基础,结合自身情况进行提前规划。千人千面,丰俭由人。

养老四宝中,其他三个不稳定因素太多,我们只拿商业年金险来举例。为什么呢?因为唯一写进合同并保证能回本的只有商业年金险!投保那一刻,你就能知道这辈子能领多少钱。

我们把事件中的老人称为A女士,假设A女士有先见之明,早在30岁时就为自己购买了一份年金险。每年缴费7万5,交5年,累计缴费37万6。从60岁开始每年领取6万,直到终身。

假设A女士是80岁开始卧床需要人照顾,保姆工资每月3千,A女士每月养老金是6万/12=5千。已知行业规则是不足一个月仍然按照一个月工资结算,而保姆人品还是未知数。反正长期卧床,那么多钱也用不上,不如嘉奖给保姆让她把自己照顾得好一些。这时可以事先和保姆签订一份协议,每做完完整的一个月,额外增加2千,这样保姆每个月收入就是5千,另外年底还有年终奖1-3万不等。根据情况每年适当增加奖励,做的越久,照顾得越好,收入越高。同时也要让保姆明白,只有自己活得够久,活得够好,她才能赚得更多。这样一来,保姆还会对A女士起杀心吗?供着还来不及吧。

有人会问,A女士的养老金差不多一小半都给保姆了,子女怎么会同意呢?这好办啊,竞争上岗,谁行谁上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