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过我家的15个保姆告诉我,女性要独立

 常见问题     |      2020-04-20 09:05

我家请保姆是在我当年生孩子以后的事了,我算过一共有15人之多。虽然她们的性格脾气,做事方式和待人接物各有不同,但对于她们的人品我都极其认可,我想作为保姆,人品比能力更重要。

她们每个人都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无论是那些故事还是她们本人都告诉我:女性要独立。

尤姐是第一个来我家住家的保姆。因为住家,我们就像家人一样相处,她做事认真麻利,性格也很开朗,不仅空闲时,有时她一边干活一边也和我聊天。

尤姐的娘家家境很不错,有两个哥哥,无论父母还是兄长都很宠爱她,她也一直念书到了高中。高中毕业后,尤姐说她根本没有出去工作过,一方面家境好不需要她出去赚钱,另一方面她父母想着当时她18岁,该是谈个对象嫁人的年龄了。在她们老家,女孩20岁左右是最好的成婚年龄。

就这样,通过媒人介绍尤姐认识了她老公并嫁给了他。她老公长得很帅,对尤姐也是体贴温柔,自己做生意也很成功。

婚后不久尤姐就怀孕了,在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后她更是安心做了家庭主妇,不仅她老公,连她自己都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去工作。

尤姐说,回想在娘家的生活以及婚后的那段日子,她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可谓是蜜罐里泡大的上天的宠儿。

可是,意外就在她33岁的时候降临在她的家庭。那次,她老公带着三名员工去外地跑业务,途中遭遇了车祸,车中四人两死两伤。她老公和一名员工当场身亡,另外两名员工重伤。

因为事故判定是尤姐老公那辆车的司机全责,所以一名身亡的员工要尤姐赔偿,另外两名员工救治抢救的费用和赔偿费也要尤姐承担。

尤姐说,当时家里其实积蓄不少,可是那么多的医疗费和赔偿金把她家所有积蓄都掏空了,还不够。她的父母和两个哥哥又帮她凑了一百多万,这才算把亡者和两位伤者安抚了。

一瞬间,尤姐不但失去了丈夫,家里也一贫如洗,当时她的精神状态真的可以用崩溃来形容。只是看着年老的为她付出一切的父母,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她必须强打精神。父母可以由两位兄长赡养,但对于两个儿子,她要承担起做母亲的责任。

尤姐说,她选择把儿子们放在老家来上海做保姆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她虽然高中毕业,但没有任何技能。在老家她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也赚不到能养活两个儿子的钱。

从小的养尊处优和结婚后的舒适生活让尤姐失去了独立性,也没有危机意识。在发生那么多事情以后她明白,人要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女性也不可以依赖于他人来生活。她就是婚前靠父母,婚后靠丈夫,而现在,她觉得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我再三嘱咐她一定要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只要身体健康,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困难,她连连说是。

尤姐和我说过很多次,如果当年她高中毕业就找了工作,有一技之长,那她不会离开老家,可以留在孩子们身边,边工作边照顾孩子。

很多时候,生活中要发生一些事才能让我们明白一些道理,但只要来得及,一切都不晚。尤姐后来和我也一直有联系,她过得还不错,两个儿子也健康成长。

如果说尤姐是在家里发生变故后才意识到独立的重要,那么更多的来我家的保姆是一直有自我独立的意识,田姐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田姐是在她儿子考入大学后来上海做保姆的。她说因为儿子小学毕业时考进了县里的重点中学,初中和高中只能在学校附近由她租房陪读,整整六年她都没有工作。

田姐老公是家里的老大,在农村,老大对父母的赡养责任最大,而作为农村的学校教师,她老公的收入也不高,所以在陪读的六年时间里田姐都是拿之前自己存下的钱来补贴家用。

田姐说自己之前是开杂货店的,经营着超过1000种的商品,生意非常不错,她还把那个店铺的门面也买了下来。但为了给儿子陪读,她关了店铺,在县城打点散工。

我问田姐,儿子考进了大学,为什么不重新开杂货店呢。她说:“陪读时基本用的是我之前自己存下来的钱,我老公的收入还要补贴他父母,不剩啥的。重开杂货店光进货大概要十几万的货款,家里没有这么多钱。”

她可以选择在老家上班,田姐的老公和儿子也不希望她出来做保姆。但田姐觉得在老家上班能找到的工作每月工资太少,这才想着来上海做保姆。

记得那段时间我因为孩子太小就辞职在家专心带娃,田姐经常和我说做点兼职,比如开个网店,或者开个保姆介绍所,这样比一点收入都没有的好。

田姐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女的一定要自己有钱。她觉得一个不用依赖男性,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女性才是真正的独立。她说只要她身体条件允许,会一直赚钱,用自己努力赚来的钱,既自由又舒坦。

现代女性独立的意识都很强,即便很多因为生育而暂时在家做全职太太的女性,她们内心还是渴望走出去,不仅有自己的朋友圈,还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

对于女性自己,独立可以让她们更自信,因为寻找到了自我价值;而在男性的眼里,独立的女性永远有独特的魅力,也能为她们赢得尊重。而且对于一个家庭,它是需要夫妻两人共同努力才能支撑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