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雇主订单锐减家政人员求职难 工资未按“惯例”上涨

 常见问题     |      2020-04-19 12:21

每年春节过后,家政市场都会迎来旺季,尤其是雇主需要旺盛,成为家政行业一年当中最繁忙的时刻。

然而,今年受到疫情影响,雇主的需求锐减,较往年订单量减少约2/3,合肥家政用工市场低迷,家政服务人员面临“一职难求”的状况。

视频面试、直播展示、线上培训……面对当前困境,记者调查发现,众多传统家政行业正在转型,利用网络、微信等平台,尝试全新的面试、培训和推荐方式,提升家政人员职业技能,以拓宽家政人员求职之路。

像在疫情发生之前一样,家政工黄大姐依然会在每天早上7时30分准时从家里出发,但不是去之前的雇主家里,她转两路公交车,来到位于长江中路的安徽皖嫂巾帼家政服务中心——在今年春节过后,黄大姐服务了两年的雇主突然通知年后不再请家政工了——她失业了。

在疫情发生后,黄大姐就担心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当接到雇主通知时,她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失落。“年后小区进出管得严,我每天需要进出确实不方便,他们家又有老人和小孩,他们不请我了,我也能理解。”

在家休息的两个多月期间,黄大姐尽量减少外出,平时做好个人防护。原本想着自己有着五六年的家政经验,而且烧着一手好菜,等到疫情缓解后再找一份工作应该不难。

4月初,当她来到开门营业的皖嫂巾帼家政服务中心时,发现大厅中坐着十多名与她一样等着找工作的家政工时,她开始感觉形势不太乐观。后面一天天等待的日子更是煎熬,往往坐等一天,也见不到几名雇主。就这样过了十多天,黄大姐真的心慌了。

“我现在越来越着急,干了这么多年家政工,没想到今年这么难找。”黄大姐对记者说完这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当家政人员在合肥本地找工作屡屡碰壁之时,许多在上海、深圳等地从事家政行业的合肥籍家政人员同样也面临停工的困境。

今年45岁的顾大姐老家在长丰,四年前在同乡的介绍下,到上海从事家政行业,因为年纪不大、干事麻利,顾大姐选择了工资更高、节奏更快的小时工,从早上8点到晚上7点,她接了四家雇主。

担心疫情影响,在年初三顾大姐就提前返回上海,自行隔离14天,原以为隔离期满可以恢复工作,可没想到四家雇主都以“安全考虑”婉拒了她的复工。

“我现在每天在出租房里待着,有哪里临时需要小时工,我就去做一两个小时。我们这一行是手停嘴停,可我着急也没办法,只能等疫情过去再找。”顾大姐提起现在的状况显得很无奈。

作为由省妇联创办的安徽皖嫂巾帼家政服务中心,每年春节过后,这里都会集聚着众多雇主和家政人员,市场供需一片繁忙。

4月16日上午,当记者来到服务中心时却感到有些“冷静”,大厅内,只见求职的十多名家政人员,却没有一名雇主。

“以前我们中心的咨询电话从早到晚响个不停,现在一天也没几个电话,而且大多还是阿姨打来问有没有工作介绍。”一名家政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受疫情影响,该服务中心一直到4月6日才恢复营业。从这段时间来看,与往年相比,雇主的订单量减少了约有2/3,而与此同时,前来求职的家政人员却增加了1/4。

“不少客户在春节后就不再请人,导致一些在年前有着稳定雇主的阿姨也突然失业,她们重新进入求职环节。”该工作人员说,雇主主要还是担心每天有外人进出家里会不安全,他们能自己克服的话,尽量不请家政工。

“前几天有一家客户夫妻俩都要上班,小孩又没有开学,打算请一位阿姨。我们按照客户的要求,找好了适合的阿姨,可在即将上岗时,突然客户临时通知‘还是再考虑一下’。”

“省立医院南区附近湖东景园找上午半天干活的大姐,主要是做饭和家务,双休工资1900元,能做的大姐尽快联系……”4月14日,安诺家政何老师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用工信息,没多久,就收到了十多名大姐的咨询和报名。

“现在大姐们工作不好找,客户一下子少了很多,像这种半天班的工作信息一放出来,大家都是抢着要。”何老师说,大多数客户出于安全考虑,希望尽量减少与外人的接触,还有一些客户受疫情影响,目前在家办公,自己可以兼顾到家里。

“受到影响最大的家政人员类型是白班、半天班和小时工,订单减少十分明显,如果客户实在需要请人帮忙,也是首选住家阿姨。”何老师说。

“不久前,有一位客户找了一位住家阿姨。在用工前,对阿姨的近期行踪和健康情况进行了查询。上班第一天,为了减少阿姨在路上接触过多人,客户自己开车去阿姨家里接,并和阿姨约定将原本每周一天的假期,调整到疫情平稳后再集中休假。”何老师说。

按照每年的家政市场行情惯例,在年后的供需旺季,家政人员的工资都会有小幅上涨,但今年这一情况也被疫情打乱了“节奏”。

“每年春节过后,家政人员的工资会上涨200元左右,但今年客户订单减少,许多家政人员等着找工作,工资水平与往年持平。”一位家政服务中介说,当前,一名家政人员的白班工资在3500—3800元,半天班工资在2000元左右,根据客户要求的工作量和住房面积,上下浮动。

“今年市场上的阿姨多了,客户挑选阿姨的空间也就大了。往年,年龄在55岁、有工作经验的阿姨,还是比较好找工作的。但今年以来,许多客户提出阿姨年龄不能超过50岁。”该家政服务中介表示,好几名年龄较大家政工,从春节后开始找工作,一两个月时间过去了,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工作,依然天天在等消息。

面对疫情带来的困境,合肥家政公司在积极想办法“突围”。在家政服务中心没有恢复营业期间,众多家政公司开通“线上办公”,将家政人员的面试“搬”到了网上,减少客户与家政人员的接触,让他们在线上“洽谈”,完成订单。

“我们早在2月3日就启动线上办公。在此期间,凡需要面试月嫂、育婴师、家政阿姨的客户,我们安排视频面试。”安徽皖嫂家政工作人员介绍。

4月15日上午,记者看到,安徽皖嫂巾帼家政服务中心的一间办公室门上贴着提示语:“公司直播中,请勿打扰……”三四名工作人员正在布置直播会场,两名月嫂坐在镜头前,做直播前的准备。

工作人员介绍,为了帮助家政人员复工,该中心在全国首创《线上月嫂见面会》,皖嫂官方抖音直播间特别推出“线上月嫂见面会”,让孕妈准爸足不出户,在家安心挑选月嫂。

“直播间里,15名月嫂会向孕妈准爸现场展示技能,比如演示如何给新生儿做抚触、如何给宝宝冲奶和拍嗝,孕妈准爸还可以在直播间留言,向心仪的月嫂询问育儿知识。”该工作人员介绍,这种直播推荐的形式,可以让客户更直观地了解月嫂的专业技能,更好地帮助月嫂找到客户。

这段时间,黄大姐每日来家政服务中心等待雇主的同时,也利用手机进行线上培训。“我报了一个养老护理班,老师会教一些护理知识,现在多学一点,为以后做准备。”黄大姐说。

疫情期间,随着家政人员工作量减少,许多家政公司利用这一“空当期”开设微课堂,增加家政人员的工作技能,以更好地应对疫情过后的家政市场。

“2月6日,第一期母婴护理员线上微课开展以来,已有200多名家政人员持续在线学习,课程通过语音、图片、文字、视频相结合的形式,帮助家政人员提升工作技能。”合肥安心家政工作人员介绍。

记者从合肥市人社部门获得一组数据:目前合肥市家政企业在经营有138家,从业人员约7.2万人,客户需求量约18万户,缺口10万多。

从这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合肥仍存在较大的家政人员缺口,当前市场出现的低迷情况,主要是受到疫情影响,抑制了实际的家政用工需求。

疫情影响“迫使”传统的家政行业加速转型。记者获悉,根据2018年出台的《合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互联网+家政服务业”的实施意见》,传统家政服务业的转型升级已被提上了“日程表”。计划在三年左右,合肥通过制订和落实“互联网+家政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引导“互联网+”家政服务综合信息网络平台运营企业和家政企业规范、有序发展,并借助互联网优势,大力促进家政服务业线上线下有机融合。

同时,《实施意见》还提到要创新家政服务模式,积极推进O2O(线上线下结合)等家政服务新业态,推进面向全市的互联互通、供需对接、信息咨询、服务监督的家政服务网络中心建设,引导家政服务企业加快信息化建设,促进信息流通,提升行业效率。